腹黑温油灬小年下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许愿树

起飞一天后的小脑洞
仓促下的产物 海涵
圈地自萌 圈地自萌 圈地自萌

许愿树

/蔸爺

"啪!啪!"

随着双手拍打出的声响 少女虔诚的对着许愿树许下愿望

阳光刚好  照耀在少女的脸庞 微风伴随些许花瓣飘下 美好的一幕恰好被身后一人捕捉到 没有上前打扰 只是默默掏出手机想要记录这美好的时刻 

"咔嚓"

原本不愿打扰的安好却被不合时宜的相机声给破坏 许愿少女显然被吓了一跳 就好像受惊的小动物般 扑闪着灵动的双眼 四处张望 像是要找出打扰她的"凶手"  蓦然回头 发现了拿着手机站她身后的人儿  

"十七!"

随着充满惊喜的叫声 少女整个人扑向打扰她的"凶手"

"哎哟 好重 易嘉爱 你是不是又吃胖了"

即便话语有着些许的嫌弃 但承受着易嘉爱整个人重量的龚诗淇却没有将人推开 反而调整姿势 好让挂在身上的人不会掉下去 也为了让她能舒服一些

"宝宝 你怎么没和我说一声就回来了呀"

易嘉爱呼吸着自己最爱的气息 埋首在龚诗淇肩头的她 深吸一口后闷闷的发出疑问

"傻瓜 知道你也忙 就不让你来接我 问了朵朵你在哪里 我就过来啦 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哈哈哈哈"

龚诗淇嘴角带着笑意 言语充满宠溺的回答 她可不会让易嘉爱知道 为了赶在易嘉爱生日回来 她熬了几夜 只为了在这天能陪着易嘉爱

温存了一会儿 易嘉爱不舍的从龚诗淇身上下来 虽然不舍但也不能累到自家小年下不是 两人互相帮忙着略微整理了一下服装 随即十指相扣的围着许愿树慢慢的走着 

"易嘉爱 你的牙龈又出来晒太阳啦"

"哎呀 你好烦 这不是见到你开心嘛"

"哼哼 昨天不是才视频到三点 又不是很久没见 而且你不是有很多小鲜肉的吗"

"哎呀 那个 见到可爱的女孩子只是想单纯做个朋友嘛 我的宝宝只有你一个 况且你在我心里还是小鲜肉呀"

"那我只做你一个人的小鲜肉 好不好"

"好"

两人牵着手 聊着天 即使异地使得两人不能时常见面 但却没有让感情疏离反而让两颗心贴的更近了 

"嘉爱 我有生日礼物送你 你坐着 等一会儿啊"

说着 龚诗淇让易嘉爱坐在树下的石凳上 随即不知跑到哪里准备去了 片刻过后 龚诗淇背着吉他从树后走出来 易嘉爱的眼睛立马亮了 原本忐忑的心情现在满满的都是期待 反倒是龚诗淇显得有些紧张 深呼吸了几次平复好心情 随着吉他声响起 龚诗淇开口用着她独有的少年嗓音唱道

"早餐的选择很多 有很多

选择困难症发作

人生的选择更多怎么做

好烦恼该怎么活

你总在纠结 该选择怎样的专业

才能挣更多钱

外卖食堂 taxi地铁

你心里一定做出决定了吧

走上了天桥左脚右脚慢走小跳

没人理会你

生活里开心的事可不少

跟从你的心别停止奔跑

蛋糕和面包

同样美好别再嫌弃彼此都很重要

给你生活带来甜蜜味道

只要有意义

再多纠结都不重要

…………………………………………"

也许是紧张 龚诗淇没能完美的发挥 不是和弦弹错就是忘词  一向对音乐有着自己原则的易嘉爱却没有丝毫的指责 而是微笑着听着龚诗淇涨红了脸弹唱完

"那个 准备时间不是很充分 翻唱成这样很好了 不许笑 你不知道你的歌很高很难唱啊"

龚诗淇红着脸 别别扭扭的看着又在晒牙龈的易嘉爱解释道

"不笑 不笑 宝宝 你唱的很好听"

易嘉爱眼带笑意的看着龚诗淇

"不过 怎么突然选了这首歌"

"我之前不是说过 你这首歌还是半成品的时候我就很喜欢嘛 还说完成版出来后要翻唱 这不为了给你生日惊喜 仓促练的 给我多点时间可以唱更好的"

"呜……宝宝 你对我真好 抱抱"

说着 易嘉爱红着眼眶 扑向龚诗淇 埋在龚诗淇的怀里不愿抬头 刚放下吉他就被扑的龚诗淇只能双手环抱可人儿 一边拍打一边安慰

"小傻瓜 你也别哭啊 今天是个好日子 你要笑"

"我没哭 只是被感动到了嘛"

红着眼眶吸着鼻子强忍不哭的易嘉爱让龚诗淇越发欢喜了 抱着小哭包摇摇晃晃说着能逗她开心的话语 龚诗淇觉得此刻好幸福 被安慰的小哭包听着龚诗淇想要逗她开心的话语也觉得好幸福

"对了 你之前在许什么愿啊"

"不告诉你 说了就不灵了"

"哎呀 还跟我玩这个 易嘉爱 你皮痒了是不是"

"救命 我错了 十七 宝宝 老公"

"叫啥都没用 你给我过来"

"抓到我再说 略略略"

追逐的少女 扬起一阵风 许愿树上的两张纸随风飘荡

【十七妹妹 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22岁 多多指教】


她对于她是超越一切的存在 无关性别 无关物种 只要是你 那便足矣

她对于她是零顺位 只要是你 首要的选择永远只是她

她对于她是能让她安心的存在 即便只是安静的在同一空间却也不会尴尬

她对于她是能让她安心的存在 即便聊着互不关注的话题也不会觉得烦心

她与她是相互扶持 相互陪伴 相互交心

未来的日子还请继续指教

还是那句话 圈地自萌 糖多多 随便飞 哈哈哈






暴风搬运完了
今天的小少爷和易小姐也是秀的飞起
"不 她是我的"
"你先捂住耳朵"
"你没写信回来干嘛"
"22岁 多多指教"
还是一如既往的配方
甜不过
还要写啥文
真人发糖就够磕的了

直播后……

"下次见 下次直播的时候会微博通知的  拜拜"

龚诗淇依依不舍的关了直播 许久没和粉丝这样互动的她觉得非常的开心 和冰淇淋们说了好多话 也看到了大家的弹幕 这样的场景让龚诗淇心里暖洋洋的 整理好心情的小十七正准备继续和作业搏斗时 手机一震 有微信了

"老公~在吗"

刚在十七电台说到自己和易嘉爱现在的互动方式 这正主儿就来了 虽然心里有着想要逗一逗易嘉爱的欲望 但手指却还是按照以往回复的话语就这么打了出去

"啥事儿啊"

[宝宝请求与你视频通话]

"咋了 有啥事儿"

"没有啦 就是想你了"

"嘉爱 你真的好嘉爱哦"

"你怎么又说我 我都没干嘛"

"说你嘉爱 只因为……"

"嗯?"

"因为我也想你啊"

"o(*////▽////*)q"

"对了 你知道我有养朱古力对吧 就是……"

…………

龚诗淇一边和易嘉爱视频 一边做作业 平时觉得烧脑难做的题目 有了易嘉爱的陪伴好像简单了许多 而原本枯燥乏味的作业时光好像也变得有了丝丝甜味不再那么无聊 

【浪是嘉爱浪 稳也是嘉爱稳 虽然十七少爷自己也吐槽嘉爱哪里稳 但下一句就是和虽然和嘉爱不像以前经常见面 但感情却是越来越好了 不管怎么说十七年感情稳定升温 该飞就悄悄飞 航空管制的话 就自产飞】

壁咚是用来干啥的

壁咚是用来干啥的
/蔸爺

[果然电视里的都是骗人的!都是演戏!太偶像剧了!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被壁咚!]易嘉爱走在回家的路上 忿忿不平的小声嘀咕 只是因为她今天被陆婷 冯薪朵她们硬拉着 陪着看了一下午的韩剧 剧里男女主的相遇 相识 相知 相恋 几乎和壁咚分不开 可能一下看太多 导致易嘉爱有些心理不平衡 平时她可不会想那么多杂七杂八的 还没等易嘉爱从自己的世界里醒来 旁边的小巷里 突然伸出一只手 随即 易嘉爱就被扯过去 然后被摁到了墙上 易嘉爱那一瞬间只是觉得有些天旋地转 等她缓过神来 下意识的要大叫时 对面的黑影好像会预知她的行动一般一只手就捂住了她的嘴

易嘉爱原本慌张的心情 在闻到那只手上淡淡的香味时 变得平静了些 她知道那是一个女生 既然是女生 那便不会有什么事

(画外音 手动doge脸:呵呵 你哪知道不会有事咧~~女生是女生 但正不正经就不知道了)

易嘉爱拍拍黑影捂着自己嘴的手 示意自己不会喊叫 黑影随即就松开了手 终于可以再次大口喘气的易嘉爱 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和那黑影的距离有多近 两人的姿势有多暧昧 只是在自己缓过神的时候觉得哪里怪怪的

借着巷口路灯微弱的灯光 易嘉爱终于意识到是哪里不对劲 是她们两人现在的姿势太过亲密 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丝丝的暧昧气息 

黑影一只手撑在易嘉爱脸边的墙上 另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揽住了易嘉爱的腰 这使得易嘉爱就算想逃跑也无计可施 可怕的是易嘉爱并不反感 

原本安静而暧昧的气氛被易嘉爱不知道是想说些什么还是哪里不舒服了而若有似无的叹气声给一下打破

"嗯……"

黑影听到后 终于舍得开口说话 

"你今天怎么那么晚才回家 要是晚回家的话干嘛不让大哥她们送你 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我不是……"

没等黑影唠叨完 易嘉爱猛的抱住黑影的腰身 把头使劲往黑影的怀里埋去 两人原本的壁咚姿势瞬间变成了 易嘉爱抱着黑影 而黑影则一只手撑墙 一只手揽在易嘉爱的腰上 顺着易嘉爱的力道 黑影也有意识的把易嘉爱往自己怀里带

半响 黑影的怀里发出易嘉爱闷闷的声音

"你也没说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不想麻烦大哥她们 而且……"

原本埋着的易嘉爱终于舍得抬头 

"而且 只有你能保护我 只有你会保护我"

易嘉爱的眼里亮晶晶的 好像有着星辰大海 使得黑影为之沉醉 

"是是是 我一定会保护你 不让你受伤 也不会让你伤心"

"我知道 因为你是我的龚诗淇"

黑影 哦不 龚诗淇在听到易嘉爱那宣誓主权般的话语后 坏笑着 揽着易嘉爱再一次的靠在墙上 

易嘉爱看见龚诗淇脸上的坏笑 双颊不由自主的发烫 变红 眼神也有些闪烁 不敢与龚诗淇对视

"嘉爱 刚在一起的时候 是你当着大家的面向我告白 那时候的我半推半就的答应了"

"日子长了 对你的感情越来越深 却不知道怎么和你说 也就那么搁置了"

"这次 因为我个人有些事情 不得已与你分开几天 但就是这几天越发让我感受到你对我的重要性"

"我知道有很多人喜欢你 我不知道你的眼里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但我想和你说……"

"我 龚诗淇 最喜欢的就是易嘉爱 最爱的就是易嘉爱 易嘉爱小姐 请问你愿意和我谈笑风生的继续恋爱下去吗"

龚诗淇涨红了一张脸 天知道 她心里同时打着多少个小鼓 但她还是强装淡定的对着易嘉爱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不能怪龚诗淇紧张 实在是易嘉爱的眼睛太犯罪 易嘉爱的小表情太犯罪 易嘉爱泛红的脸颊太犯罪 易嘉爱整个人都太犯罪 

听到龚诗淇认真的告白 易嘉爱没忍住 还是哭了 龚诗淇一下子慌了 之前那番告白没让龚诗淇慌张 看到易嘉爱哭了 龚诗淇却立刻慌了 手忙脚乱的一边帮易嘉爱擦眼泪 一边还要忙着安抚她

"哎呀 你别哭呀 我没想着让你哭 哭了就不好看了 你看你的牙龈……"

"嘶~痛!"

龚诗淇龇牙咧嘴的喊疼

"谁让你说我牙龈的 讨厌"

易嘉爱稳定了情绪 吸吸鼻子 娇嗔得说到

"是是是 我的错 我的错"

龚诗淇见易嘉爱情绪稳定了 便悄悄的逼近易嘉爱 趁易嘉爱分神 又把易嘉爱给壁咚了

"十七 你干嘛 你是有多喜欢这个姿势"

易嘉爱发觉自己又被壁咚后 惊呼到

"你走过来的时候我听你你一直小声嘀咕什么壁咚的 我以为你想被壁咚 怎么 不喜欢?"

"啊 你都听到了啊 o(*////▽////*)q 也 也 也 不是不喜欢啦"

看着脸红害羞的易嘉爱 龚诗淇的嘴角好像拉不下来 并且心里满满的都是[易嘉爱好可爱!超绝可爱易嘉爱!我最喜欢易嘉爱!]

"喜欢就好"

"那你的回答是……"

"笨蛋十七 都让你壁咚了 还要我说出来吗"

"脑子突然不好使 不懂什么意思 我需要你说明白点儿"

看着明显耍赖的自家年下 易嘉爱也只能强忍着害羞 说出那让人心动不已的三个字

"我愿意"

"嘿嘿"

龚诗淇听到后 心里一直惦着的大石头终于落地 在松了口气的同时 龚诗淇也低头吻住了易嘉爱的唇

夜黑风高 小巷深处 一对璧人互诉衷肠 原本的月光此时也被云层给遮住 就好像月亮害羞 躲在了云层身后般 若隐若现 壁咚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 也就是给需要告白的小情侣多加些乐趣罢了






不负责任的小剧场几则

1.龚诗淇在知道易嘉爱喜欢壁咚后 总是没事有事和易嘉爱来个壁咚 美其名曰 促进感情交流 其实只是龚诗淇觉得被壁咚的易嘉爱 比起平时会更害羞 更软萌 更容易欺负 对 这就是龚诗淇变态的小癖好

2.一般都是壁咚易嘉爱的龚诗淇 某一天突然被易嘉爱给壁咚了 起因只是小两口为了五花肉要不要绝育这个问题而起的争执 于是两人一天没说话 各做各的事情 在易嘉爱出门后 龚诗淇就在家里发了一天的呆 直到易嘉爱满身酒气的回到家 回家后的易嘉爱面对龚诗淇 异常的霸道 一下就把龚诗淇给摁到了墙上 来了个壁咚 虽然壁咚的人稍矮 却也不影响此时易嘉爱的气场

"十七 我们不吵架了好不好 五花肉要不要绝育就顺其自然吧 我不喜欢吵架 不喜欢我们互相冷冰冰的气氛 不喜欢 不喜欢……"

刚才还攻气十足的易嘉爱 说了几句后 敌不过酒后的醉意瞬间身子软了下去 好在龚诗淇眼明手快的接住了 并帮易嘉爱擦了身子 换了睡衣再抱到床上 看着易嘉爱的睡颜 龚诗淇轻轻的吻了易嘉爱的鼻头

"都依你 五花肉的问题就顺其自然 不喜欢吵架 我们以后就不吵架"

说罢 又在易嘉爱的额头和嘴角各自留下一吻 随即龚诗淇起身去准备洗漱 躺在被窝的易嘉爱 不经意的勾了勾嘴角 带着笑意睡去

3."嗯……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

"我错了嘛 我现在没事 对不对 不要在生气了好不好"

"哎呀 我真的没事啦 你看 我现在很好对不对"

"……"

"啾"

"⁄(⁄⁄•⁄ω⁄•⁄⁄)⁄现在可以消气了吗"

"咳咳 不准再有下一次了 再有 我真的会生气"

易嘉爱与龚诗淇第N次的壁咚以易嘉爱亲吻龚诗淇作为结尾 据易嘉爱表示 龚诗淇就是想让自己主动亲她才有事没事壁咚自己 这次竟然幼稚的拿自己练琴时不小心割破的手指为理由壁咚了自己 并用沉默迫使自己亲她 才肯罢休

(咳咳 那啥 小两口的情趣咱们不懂 都散了 散了 别围观了 小剧场结束了)

相亲

相亲

/蔸爺

易嘉爱关了直播 继续逗弄着朱古力 就在易嘉爱沉浸在逗猫的世界里无法自拔时 微信电话的铃声一下把她拉回了现实世界 看着屏幕上"老公"字样的闪烁 易嘉爱笑了 连她自己都没发觉嘴角上翘的连牙龈都悄悄出来了

"十七~"易嘉爱不会知道 自己此刻的嗓音有多可爱 多迷人 使得手机另一边的龚诗淇心里大喊[易嘉爱!你这样太犯规了!!!]

"怎么情绪这么高涨啊 有什么好事吗"龚诗淇稳定情绪后 开口问道 即便她是因为看了易嘉爱的直播后才决定打电话 但听到易嘉爱的声音后便会不自觉的想要逗弄她

"十七~我和你说哦 我养了一只猫 叫朱古力 超级可爱的~"易嘉爱兴奋的说到

"是吗 那五花肉以后有玩伴了 挺好的"听着易嘉爱高亢的声音 龚诗淇也不自觉的嘴角上扬

"对了 十七 这么晚打电话 是有什么事情吗"

"嗯……是有件事"

"那你说吧"

"我刚刚听到有人说 不给朱古力相亲……"龚诗淇的声音一下变得戏谑起来

"啊……你听到啦o(*////▽////*)q"易嘉爱觉得自己房间的空调可能开的太热了 不然自己的脸怎么会开始发烫

"嗯 听到了 所以想问问 既然朱古力不相亲 那么朱古力的主人相亲吗"听着易嘉爱的语气龚诗淇越发笑的灿烂了 她都能想象到易嘉爱脸红害羞的脸庞

"嗯……这个嘛……"易嘉爱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只是在心里暗自肺腑 为什么今天把空调开那么高 太热了!(空调君:本君委屈啊 你压根就没把我打开(ᗒᗣᗕ)՞)

"五花肉的妈妈想和朱古力的妈妈相亲 你觉得如何"

"朱古力的妈妈觉得 可以考虑考虑"

"傻瓜  相什么亲 都结婚了"

"哎呀 这不是顺着你话说的嘛 还有 你才傻呢 臭十七"

"是是是 我傻 我臭 但你不还是喜欢"

"嗯 我最喜欢了o(*////▽////*)q"

"嘉爱 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

再然后自然就是魔幻呼户的私密情话 咱们就不要过多的窥探了 发糖的时候就吃 不发的时候就自产 千万别过多去打扰到魔幻呼户哦~

Lost In Love

Lost In Love

/蔸爺

"十七啊 差不多了…是时候该回来了吧 "

"再不回来你妈我就要越发秃顶了 你忍心吗"

"还有 你再不回来 我真的招架不住大哥她们了"

黄婷婷没好气的和不知道在世界哪个角落的龚诗淇抱怨 只是这抱怨却也带了点叹息的语气 龚诗淇不笨 她知道这是她婷婷妈在劝她放下 屏蔽了所有朋友的消息却唯独留着黄婷婷的 这也是龚诗淇怕黄婷婷担心 只不过她真的放不下 

因为龚诗淇到现在也无法相信自己和易嘉爱已经分手的事实  她还以为易嘉爱只是和她说要暂时分开一段时间 但龚诗淇却忘了 这是她自己主动提的分手 尽管并不是在和平的气氛下说出

龚诗淇和易嘉爱分手的消息在她们的朋友圈可谓是着实像扔了颗大炸弹般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她们宁愿相信李艺彤和黄婷婷会分手 也不愿相信这小两口会分手 当然这番态度招来了李艺彤的强烈反对[Lyt:凭什么要说我和婷婷桑会分手 哼 你们就嫉妒婷婷桑对我好 是吧 婷婷桑~~~~Htt:………呃……她们可能没事找事吧 李艺彤 我饿了 Lyt:婷婷桑 饿了呀 今天想吃什么 咖喱 日料……] 

镜头回到龚诗淇这边 

此番消息一出 两人自然是被满天的消息给轰炸 毕竟天大地大不如八卦大 只是这两人一个是直接关机搞失踪  一个则是官方回应"没什么 就那样分手了"这使得众人怀揣熊熊烈火般的八卦之心却无处宣泄 

别说她们不能接受 就连龚诗淇自己也无法接受 她不敢相信那个包容自己所有坏脾气 一向温柔可爱的易嘉爱在分手的时候 竟然可以那么冷漠 她以为这次易嘉爱还会像之前她们起争执或吵架时那样 先服软道歉 哄自己 但这次易嘉爱的冷漠让龚诗淇觉得好像不认识易嘉爱了一样 原来温柔的人冷漠起来比原本就冷漠的人更可怕

其实这次的吵架并不是空穴来风 而是长久潜伏在她们彼此之间的矛盾一下被点燃引爆所导致的结果 再小的矛盾在经过时间的发酵后也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龚诗淇的倔强和强烈的自尊心使得她在面对那些问题 矛盾和摩擦的时候显得极其的好强 要面子 而易嘉爱即便有着自己的倔强与好强 却也总为了龚诗淇而妥协与迁就 谈恋爱一向是双向付出 若只是一方的忍让与迁就 那么这段关系迟早会崩坏 就比如现在的龚诗淇和易嘉爱

龚诗淇至今还能清晰的记得 当自己冲动的大声咆哮出分手两个字时 易嘉爱红着眼眶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半响 那紧闭的双唇吐出一个好字 而当时的龚诗淇听完这一个好字 并没有冷静 反倒是怒气冲冲的夺门而出

"砰" 

这一声 不大不小 却刚好把也许有机会挽回的爱情给震散了

龚诗淇夺门而出后 并没有去什么地方 就是去了住在她们隔壁栋的她最亲爱的婷婷妈 黄婷婷的家里 黄婷婷一开门见到龚诗淇的脸色 以为有什么事 连忙拉着龚诗淇进屋 问东问西 恨不得就地把龚诗淇检查个遍  半天没吱声的龚诗淇看着黄婷婷焦急的面容 悠悠的吐出一句"婷婷妈 我和易嘉爱分手了"

没等黄婷婷有反应 在一边的李艺彤却跳脚"我天 十七 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我的妈呀"李艺彤还想问个仔细 却被黄婷婷撵回房间 黄婷婷知道要是李艺彤在 龚诗淇不会说出点什么 这不李艺彤刚进房 龚诗淇就慢慢地向黄婷婷全盘托出

"你们呐……我以为你和嘉爱在一起了 那犟的脾气能收敛点 分手能随便说出口吗 你赶紧给我回去 好好向嘉爱认错 至于你们的问题 回头慢慢沟通解决"黄婷婷听完 一下就把龚诗淇拉起来 推搡着让她回家认错 

"我不要……我都出来了 那么快就回去 很没面子的"龚诗淇死犟的脾气上来 和黄婷婷在玄关推搡纠结着

黄婷婷见龚诗淇的犟脾气出来 气的一个用力 把龚诗淇推了出去"你赶紧给我回去 要什么面子 不把嘉爱哄回来 你别叫我妈了" "砰"黄婷婷留下一句狠话就把门关上了 差点把一心想赖在黄婷婷这里的龚诗淇的鼻子给夹了 

摸摸自己差点被夹的鼻子 龚诗淇只好回家 站在家门口 龚诗淇做了好长时间的心理建设才拿着钥匙打开门 

"咳……嘉爱 我回来了"龚诗淇莫名有些局促的喊着易嘉爱 

"嘉爱"

"易嘉爱"

龚诗淇这下是真的慌了  叫了那么多声易嘉爱 她都没回应 客厅 厨房 卧室 阳台就连易嘉爱最喜欢呆着的书房 都找遍了 就是没有易嘉爱 她真的把易嘉爱给弄丢了 

家里所有的双人用品只有一人份了 所有和易嘉爱的合照都不见了 就连旅行箱也少了一个 所有和易嘉爱有关的东西和气息都没了

看着空了一半的屋子 龚诗淇的心也空了一半 一个人蜷缩在沙发上 看着电脑里放着她们曾经的回忆 龚诗淇就这么颓废的过了好几天 直到她在家里找东西吃时 不小心翻到了一封信 信很简短却让龚诗淇振作起来

【To十七宝宝:

         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 我可能离开了吧 虽然有想过可能会和你分开 但这一天却来的这么的急促 我们不是不爱 也许是因为太爱 才使得我们渐渐少了面对面聊天交心的时间 一直都以为自己做的就是为对方好 但却没想过到底对方需不需要 十七啊 我们都需要点时间 等你想清楚了 再来找我吧  

                                                                 易嘉爱 】

看完的当下 龚诗淇就立马和黄婷婷发了短信 说自己要去找易嘉爱 至于其他人那边要是问起来就拜托她和李艺彤帮忙cover一下  随即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忙着订机票 她一定要去把易嘉爱给追回来  这几天家里没有了易嘉爱的气息 让龚诗淇十分确定易嘉爱对自己的重要性 这不雷厉风行的就出门了 殊不知自己的短信把卡黄夫妇弄得都要双双秃顶了


"知道了 婷婷妈 辛苦你和发卡了 为了我 没少被大哥她们烦吧"

"我已经到上海了 一会儿就到家 不用来接我"

"就像你说的 我是该放下了 都找了那么久 也是该放下了吧……"龚诗淇的语气透露着深深的疲惫 精神和心理的双重压力 使得龚诗淇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明明才过去几个月 龚诗淇却好像过了几年那么久  回到家的龚诗淇一下子摊在床上 手在裤兜里摸索着 拿出钱包从里面摸出了一张纸 虽然纸张已经褶皱了 却被龚诗淇当宝贝一样的收藏着 这俨然就是易嘉爱离开时给龚诗淇写的信 龚诗淇一直没丢 闲来无事就打开看看 龚诗淇再一次看完信 打算放回钱包的时候 突然发现信的背面好像还有一行很不起眼的小字【傻瓜十七 一定不知道去哪里找我吧 嘻嘻 我在老地方等你哦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龚诗淇一下从床上坐起来  原来她像傻瓜一样的跑去广州找了一大圈 易嘉爱却一直在这里等她 易嘉爱哪里冷漠了 这分明就是嘉爱式温柔 易嘉爱对上龚诗淇 永远都是温柔的 又怎么会冷漠 龚诗淇立马出门 回到当初她们相遇的地方 

龚诗淇气喘吁吁的跑到XX大学的音乐教室 一间一间的找起来 就算别人拿着异样的眼光 她也丝毫不在意 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呼喊着易嘉爱的名字 

"易嘉爱"

"易嘉爱"

"易嘉爱 我来了 你出来好不好"

"嘉爱 你出来好不好"

"嘉爱"

"嘉爱……"

龚诗淇一个没注意 被迎面而来的学生给撞倒 对方连连道歉并示意要把龚诗淇扶起来 但龚诗淇却摆摆手 一个人坐在地上 虽然摔到的地方并不痛 但龚诗淇的眼泪却好像止不住那样 她知道这不是疼痛的眼泪 而是因为自己好像真的丢了易嘉爱而悔恨 痛苦的眼泪 就在龚诗淇一个人默默啜泣时 恍惚间她仿佛看到有人站在她面前 伸出手 并且温柔的说"傻瓜十七 怎么就哭了 乖 我们回家"

[那个人的身影 声音都好像易嘉爱 易嘉爱 我是不是重新找到了你 还是 到头来 我还是弄丢了你……]

如梦

如梦

文/蔸爺

龚诗淇醒过来的时候 觉得整个人还是迷迷糊糊的 头壳炸裂般的疼 眼前也是一片白 看不清任何东西  只能一边揉着太阳穴好缓解疼痛一边自然的出声想要寻找她室友的帮助

"易嘉爱"

"嘉爱?"

"守年?"

龚诗淇喊了几声但四周却是静悄悄没有任何的回答 龚诗淇觉得很奇怪 平时一叫就会回答的易嘉爱 今天怎么这么不对劲 难道出什么事情了?想到这里 龚诗淇立刻睁开眼坐起身 却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在中心的床上 而是在医院 周身充斥着福尔马林的味道 但龚诗淇对于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的床上却百思不得其解 就好像突然失去一段记忆那样 她想不起自己究竟出什么事了会在医院醒来 而且身边没有易嘉爱或其他人 

"嘉爱 你别担心 小十七一定会没事的"

"对啊 嘉爱 医生都说了 小十七只是脱力晕倒 没什么大碍 休息好就行了"

"哎呀~小十七那么健康的 一定不会有事"

"对呀 对呀"

……

门外的走廊上恩兔的几个成员围着易嘉爱 七嘴八舌的安慰着 兴许是队友的安慰起了作用 易嘉爱终于舍得把一直埋在双臂里的脑袋抬了起来 原本明亮的双眼此时却是有些黯淡 就连一直充满元气的声音 此时也是有气无力

"谢谢大家 我也相信小十七一定会没事的 大家先回去吧 这里有我一个就好了 那么多人在这里不太好 何况还有助理姐姐"

"嗯……也好 人太多确实也会造成不便 那你自己也注意身体 别到时候你自己也倒下了"冯薪朵在这时候充分体现了身为队长的冷静 她思索片刻后决定先和大家回去 等明天再来和嘉爱换班

"那我们就走啦 嘉爱你自己保重啊"

"嘉爱 拜拜"

"拜拜"

就这样成员们打打闹闹的离开了医院

"哎哟~冯薪朵 这时候 挺像队长的嘛"

"朵朵哪里不像队长了 委屈 卟卟"

"冯薪朵!你恶不恶心 多大年纪了还在这撒娇!"

"朵朵没有撒娇 我声音本来就是这样的"

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H姓成员爆料 就算已经出道十年 但她们却还是日常被马鹿晒

镜头拉回医院

易嘉爱在送别了成员后 整理了一下表情打开了病房门 而此时龚诗淇还在想她怎么就在医院了呢 听见开门声 见到是易嘉爱 龚诗淇立马跳下床 飞也似的冲到易嘉爱面前

"易嘉爱!你去哪里了 我还以为你出啥事儿了 对了 我为什么会在医院啊?"

"易嘉爱?嘉爱?"

"你怎么不说话啊?"

"你怎么了?"

龚诗淇好像读rap似的一连串的问题倾倒而出但在她面前的易嘉爱好像没看见她 没听见她声音似的 就这么直直的越过了龚诗淇 走向病床

"易嘉爱!我问你话呢 你怎么不理我!"龚诗淇急得想要去拉易嘉爱 却发现自己的手穿过了易嘉爱的手臂 顺着易嘉爱看向病床的方向 龚诗淇终于发现不对劲了 她站在这里 但病床上也躺着她 此时龚诗淇反应过来 只在小说里发生的灵魂出窍好像发生在了她自己身上 本来就古灵精怪的龚诗淇 此时玩性大起 她想要看看易嘉爱会在她昏迷的时候做些什么 毕竟能以上帝视角看别人 这经历也不是常有的

(小贴士:为防止混乱下文里病床上躺着的还是称为龚诗淇 而灵魂出窍的则称为十七 并且十七的对话框为『』 正常对话框是"")

易嘉爱轻手轻脚的坐在病床边 帮龚诗琪顺了顺头发 掖了掖被角  轻声开头道

"你说你 平时老说自己怎么怎么身体好 怎么怎么没事 现在怎么就躺着不起了"

"傻瓜 干嘛那么拼命啊 明明可以休息的 干嘛还非要赶回来上公演"

听着这里 十七终于想起来 为了赶上易嘉爱的生诞祭公演 她在连轴转的外务和学业中还是抽出时间 赶回剧场 只为了给易嘉爱说声生日快乐

"你傻啊 电话也能说啊 发个视频也可以啊 干嘛非要亲自过来 十年了怎么还这么傻"

易嘉爱的声音已然带着些许的哭腔 她知道虽然龚诗淇平时老是嫌弃她 偶尔也会作弄她 即使已经相处十年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淘气 但即使如此龚诗淇却从来不会胡乱的吓她 但这次龚诗淇一下公演就不省人事却扎扎实实的把易嘉爱吓了一跳 那个傻瓜昏迷前还在对自己说:生日快乐……

『哎呀!你别哭啊!我我我……』边上的十七看到易嘉爱流泪后 着急忙慌的想要为她擦拭眼泪 却发现怎么都碰不到她 颓然的叹口气后 十七坐在地上 仰着头看易嘉爱 她发现原来这种角度下的易嘉爱有种别样的可爱 尽管现在易小姐哭的很丑 但还是可爱 十七知道易嘉爱现在看不见也听不见自己 但还是习惯性的去和易嘉爱对话

『我身体是好嘛!谁像你一样 傻傻的 随便都能撞到!』

『还不是为了你 不然我干嘛要赶回来哦 连婷婷妈五百场的时候我都只是发个短信祝贺下』

『你呀…都那么多年了 怎么还是那么爱哭 我又不是不会醒 别整的好像我干嘛了一样』

十七伸出的手穿过了易嘉爱的脸 但十七还是做着擦拭眼泪的动作 收回手 十七微笑着道

『易嘉爱 我是不是没有说过 你有多漂亮 你有多可爱 你有多温柔 你有多吸引我 我喜欢你 我爱你』

一阵亮光闪过 十七消失了 而躺在病床上的龚诗淇却渐渐转醒 龚诗淇坐起身出声道

"易嘉爱你这个嘉爱……"

听见熟悉的声音 易嘉爱抬头看向龚诗淇 发现对方戏谑的看着自己 不顾脸上的泪痕 攥起拳头 捶向龚诗淇

"你个大坏蛋!吓死我了!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啊!你才嘉爱!不对 你是白痴!你是傻瓜!"

听着易嘉爱撒娇般的骂声 龚诗淇虽然觉得被捶的挺痛 但心中对易嘉爱的喜爱又多了一点点 她一手抓住易嘉爱的拳头 一手把易嘉爱揽进自己怀里 

"是是是!我是嘉爱…呃 不对 我是白痴!我是傻瓜!我是大坏蛋!我不该那样吓你"

"小傻瓜啊 如果不是因为你 我何必赶回来"

"我只说一遍 听好了 龚诗淇喜欢易嘉爱 非常非常喜欢 喜欢到再累也要为了易嘉爱而赶回来上公演 因为她怕易嘉爱会失望"

"傻瓜( ̄y▽ ̄)~*"易嘉爱在龚诗淇的怀里挂着泪痕 笑的很甜













后记

第二天 龚诗淇的婷婷妈 黄婷婷提着一堆东西来看自家女儿顺便和易嘉爱换班 总不见得一直让嘉爱照顾 那样太累了 刚打开门 黄婷婷就把门关上 并且果断的转身就走 嘴里好像念rap似的嘟嘟囔囔 

"女儿长大了 不得了啊 我怎么就没带墨镜 辣眼睛啊 哼……"

病房内的床上 龚诗淇拥着易嘉爱 窗外的阳光刚好的撒下来 两人的嘴角恰好的微笑着 

幸福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不需要多华丽 不需要多刺激 只要一个拥抱就会觉得很甜美   她们的日子还在继续 我们只需好好守护 脑洞再大也还是谨记圈地自萌

习惯

做自己的搬运工
基本都在超话发过
但还是决定搬到这里
今天的公演也是飞的很开心
没有写新的
旧的也就凑合磕磕吧

习惯

文/Sy_腹黑温油小年下_蔸爺

易嘉爱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养成了唱歌要看龚诗淇的习惯  只要龚诗淇在宿舍 自己唱歌的时候就会习惯性的去看她 不管是认真的练歌还是闲情逸致的随便哼唱 总之就是会往有龚诗淇的方向看去 哪怕没有眼神交流 哪怕只是看着背影 哪怕一个人待在充满龚诗淇气息的宿舍里……

等易嘉爱意识到自己的这个习惯时 心里好像有点怪怪的 好像有很多小手在抓挠 痒痒的 无从抒发 她也不知道怎么去解释 如果去问龚诗淇 大概又要被她说教一顿了吧

龚诗淇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养成了要听着易嘉爱的歌声才能睡好觉的习惯 只要易嘉爱在宿舍 自己总能听到易嘉爱的歌声 不管是认真的练歌还是闲情逸致的随便哼唱 只要是易嘉爱唱的 龚诗淇总会觉得格外的好听 如果睡前听到易嘉爱的歌声 自己就会不知不觉的睡着……

龚诗淇在易嘉爱不知道的情况下 偷偷录了好多易嘉爱唱歌时的声音 如果易嘉爱不在宿舍 龚诗淇就会听着录音 然后慢慢睡着……

龚诗淇意识到这个习惯的时候 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又好像有什么郁结在心里 但是自己又说不清道不明这种感觉 要是去和易嘉爱说 大概她也就傻傻的看着自己 说不知道吧

这天易嘉爱直播哒哒哒演唱会 正和十七打闹的时候 看见一条弹幕飘过 不自觉念了出来

"嘉爱 为什么你唱歌的时候总是喜欢看十七啊"

龚诗淇听到 也问了一句"对呀 你唱歌干嘛要看我" 易嘉爱只是笑笑 不知不觉 直播结束 易嘉爱准备洗漱睡觉了 边上的龚诗淇都已经缩在被窝 快睡着了

等易嘉爱洗漱完 钻进被窝 准备睡觉时 突然自己的被子被掀开了 易嘉爱吓了一跳 龚诗淇确一脸坦然 "干嘛 空调开太冷 挤挤暖一点" 易嘉爱在龚诗淇看不见的地方 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 这个理由太蹩脚了 

"十七 你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哎呀!怎么反应这么快啊 正常回应都是傻傻的阿"

易嘉爱听到这话 立马翻了个身 和龚诗淇面对面 同时举起手就要往龚诗淇身上招呼

"龚诗淇!你再不说重点 我要把你踢下去了!"

龚诗淇反应迅速的抓住了易嘉爱的手

"别别别!我说!"

龚诗淇清了清嗓子

"就是……你唱歌的时候干嘛要看我啊"

易嘉爱沉默了 轻轻的把手从龚诗淇的掌心中抽出 龚诗淇觉得手心一空 好像心里也莫名空了一下 易嘉爱沉默的有点久 久到只听得见两人的呼吸声 久到龚诗淇都快要睡着 久到龚诗淇以为易嘉爱睡着不会回答的时候 易嘉爱开口了

"……我也不知道 等我意识到的时候 已经成为习惯了 十七 你说 我该怎么办"

龚诗淇一下子觉得之前郁结在心里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一下子畅通了 就连她自己也没察觉到嘴角已经微微上扬 就连回答的声音也带着一丝喜悦

"易嘉爱 你知道吗 我也有一个习惯 我习惯听着你的歌声才能睡好觉"

"我还会偷偷把你在宿舍唱歌时候的声音录下来 这样哪怕你不在 我也能听着录音睡好觉了"

"所以 不是只有你会有意想不到的习惯 我也有"

龚诗淇特意停顿了一下 她被窝里摸索着易嘉爱的手 力道正好的握住 握住的那一刻所感受到的暖意 让龚诗淇的心里也暖暖的 也更认真的说道

"易嘉爱 这种习惯让我变得有些奇怪 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呢"

易嘉爱并没有挣脱龚诗淇握住她的手 因为她也觉得心里暖暖的 连带回答的时候都有一丝暖意和些许莫名的甜意 嘴角也一样不自觉的上扬了

"十七啊 那我们两个的习惯很合拍耶 我习惯看着你唱歌 你习惯听我唱歌睡觉 我们两个好像很适合在一起捏 "

龚诗淇捏了捏易嘉爱的手 演起了霸道总裁

"我们什么时候不在一起了"

易嘉爱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大了 之前心里的那个痒痒的 不知道怎么去解释的感觉好像一下子找到了出口

"是是是 我们一直在一起"

易嘉爱把手抽离出来 趁龚诗淇没反应过来 立马又十指相扣的与龚诗淇的手交缠在一起

"啵"

易嘉爱在龚诗淇的脸上亲亲留下一个吻 连带着人也往龚诗淇的方向靠了靠

"晚安 十七"

龚诗淇愣了一下 她不知道易嘉爱会亲她 但随即她也轻轻的在易嘉爱的额头留下一吻

"晚安 嘉爱"

易嘉爱明白了那种感觉 龚诗淇也明白了那种感觉  所以对于她们两来说 不需要太刻意的告白 因为她们一直在一起啊